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付容与打了个喷嚏,南海现在正是冬日,宋其琛怕冷,跑到他这里等着开春。

  自从他二叔二婶两个人云游走了之后,整个天宫的政务就全都落在了付容与的肩膀上,宋其琛每天睡到日上三竿,自在的很。

  付容与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不对,明明宋其琛才是亲生的,怎么还要他来坐这个位子?

  所以这天付容与处理奏折的时候都带着气。

  ……

  “唔,”宋其琛揉了揉眼睛,付容与拎着他的脖子把他抱在怀里,“你处理完奏折了?”

  付容与手里灵力转动,把猫变成了人,稳稳当当的抱在怀里,不过他不像他二叔,好歹还给宋其琛变了件衣服出来。

  “嗯。”

  宋其琛微微皱眉,他怎么觉得付容与今天的声音有点不一样。

  “付容与,你是不是病了?”宋其琛人在付容与的怀里,环着付容与脖子,这个时候伸手捧住付容与的脸,强迫他跟自己的脑袋贴在一起。

  片刻,宋其琛皱着眉看他,“这天太冷了,你都染上风寒了知不知道?”

  自家媳妇儿这么关心自己,付容与的心情当时就好的不得了,抱着宋其琛亲了一下。

  “看来是不知道啊?”,宋其琛轻轻的靠近他的耳朵,“你是在等我回来给你治病吗?”

  付容与红了脸,把手捂在了嘴上,轻轻咳了一声,别过头不去看他,“你又不是药仙,如何能治病?”

  宋其琛挑了挑眉,搂紧了他的脖子,又舔了一下付容与的耳廓,“我可不就是治风寒的良药么,怎么,殿下不想要?”

  付容与:“……想。”白日宣淫,吗?

  ……

  宋其琛懒洋洋的趴在付容与身上,眯着眼睛看他,一副被折腾过度的模样。

  “听说九尾他们最近都不打算回来了,你呢,这个破烂事情要交给谁去做?”方才喊的嗓子有些难受,宋其琛咳了两声,清清嗓子。

  宋其琛说的是洛安歌的天界之主的位子,他不想付容与接手这件事情,麻烦。

  付容与方才被宋其琛的主动撩的腿软,出了些汗,宋其琛突然想起来,把两个人的额头抵在一起。

  宋其琛松了口气,看来方才的动作是有用的,付容与的额头已经不烫了,只是……宋其琛瞥了一眼正精神的付容与,又懒洋洋的趴了回去。

  付容与手里把玩着宋其琛的头发,漫不经心道,“你若是不想让我当这个太子,那就不当了。”

  索性你是我媳妇儿,你管着我就是了。

  偌大的天界不是养闲人的地方,各路神仙各司其职,只要不出什么三界之内的祸乱,还真没什么大事需要天帝时时坐镇的。

  宋其琛认真的盯着付容与看了好久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“我们也去云游吧,我还有一世情劫未渡,你忍心让我自己去吗?”

  宋其琛的一双眼睛实在是水灵,不消片刻付容与就举手投降了,“这就去就是了。”

  嗯,所以说,这个情人节,也是情人劫了?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